• <tr id='lfzv'><strong id='lfzv'></strong><small id='lfzv'></small><button id='lfzv'></button><li id='lfzv'><noscript id='lfzv'><big id='lfzv'></big><dt id='lfz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fzv'><table id='lfzv'><blockquote id='lfzv'><tbody id='lfz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fzv'></u><kbd id='lfzv'><kbd id='lfzv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lfzv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lfzv'></i>
        <ins id='lfzv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lfzv'><strong id='lfz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lfzv'><em id='lfzv'></em><td id='lfzv'><div id='lfz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fzv'><big id='lfzv'><big id='lfzv'></big><legend id='lfz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lfz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lfzv'><div id='lfzv'><ins id='lfz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lfzv'></span>

            聊齋故事之怨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暴风雨高清线视频_波多野结衣的av_波多野结衣高清av系列

            甘肅東部黃河邊上的大王莊有姓潘和姓楊的兩傢人。這兩傢人是世交,就將這兩傢的兒女都指腹為婚瞭。說來也奇怪,潘傢的女兒和楊傢的兒子也是從小青梅竹馬,兩情相悅,更遂瞭老人們的心願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但這潘楊兩傢的祖訓中是不能結為親傢的,具體原因是因為宋朝時潘仁美不出兵救楊繼業導致楊繼業戰死,這兩傢的後人也就從此結瞭怨,留下瞭這麼個祖訓。可將近一千年過去瞭,除瞭潘楊兩傢的正統嫡系以外,像他們這些旁枝錯節也就沒有人再堅持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兩個年輕人長到瞭談婚論嫁的年齡,潘傢已將傢業做大,舉傢遷到瞭內蒙古一帶。人雖走瞭,可這親事還是沒斷。就在黃河邊上的楊傢準備聘禮的時候,內蒙古那邊傳來瞭話:等不及瞭!親事得馬上辦!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原來是潘傢的女兒懷上瞭。楊傢的老漢把自己兒子叫到跟前,一問才知兒子已經和未過門的兒媳婦私定瞭終身。楊老漢不知是喜還是憂,反正是大手一揮,成親的事情馬上辦!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成親的日子定在臘月初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卻說這天的天氣特別冷,連黃河也結冰瞭。楊傢浩浩蕩蕩的娶親隊伍直接從結瞭冰的黃河上面走過,徑自去瞭內蒙古。由於新娘子有瞭身孕,楊傢就雇瞭輛馬車拉著大紅花轎,把新媳婦兒給接瞭回來。一路上,娶親隊伍黑壓壓的一片,這新郎官兒也長得一表人才,駕著紅帷子馬車,別提有多風光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可過黃河的時候出事瞭!也不知道是冰面太薄還是人太多瞭,剛好就在紅帷子馬車下面裂開瞭個大洞,連人帶馬都掉進瞭冰冷刺骨的黃河水中。異變陡生,娶親隊伍裡馬上炸開瞭窩。一對新人都掉進黃河裡瞭,這可如何是好!隨著冰窟窿下的水越來越趨於平靜,人群也是越來越慌亂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人群裡還是有機靈的人,馬上召集瞭大傢去黃河邊上雇水性最好的漁民,花多少錢都無所謂。按說冬天就是漁民也不敢下去,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一行人好歹雇到瞭幾個。幾個漁民脫瞭衣服就一個猛子紮到瞭水裡。就這樣尋找瞭半日,終於把一對新人都撈瞭上來,可都凍得硬邦邦的,早已經沒氣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婚事一下子變成瞭喪事。楊老太太聽瞭這驚變馬上不省人事瞭。還是楊老漢身子硬朗,硬是撐著病體給兩個人又辦瞭次冥婚,葬進瞭祖墳裡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按說,事情到這裡應該算是完瞭,可詭異的事情正是從這裡開始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卻說這一帶有個有名的盜墓賊姓孫,外號孫大炮。為什麼起這麼個外號呢,是因為孫大炮懂炸藥。據說早年孫大炮跟著大盜墓賊焦四幹過一段時間。焦四曾經給軍閥當過炮兵,所以對炸藥的配制還真有一套。說起盜墓來,流派很多,而各派的手段也有不同,這焦四卻不屬於任何一派。要說是在盛世,盜墓講究的就是一個隱蔽,傳下來的古辦法很管用。可在亂世裡,這盜墓就講究一個字:快。趕快完事兒收拾東西走人是上策,要不然被人發現瞭保不準就會變成殺人越貨。在那個沒王法的亂世裡,值錢的東西可能會救命也會害命。焦四的手法就是選好位置,挖坑,然後填裝炸藥,最後一炸就炸進瞭墓室裡,人直接撿瞭寶貝收拾走人。可這就要求對炸藥的用量把握得恰好得當,一旦失手,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成瞭碎片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孫大炮最近手頭非常緊,自從單立門戶以來他就沒發過多少財,再加上此人五毒俱全,一時間沒找到古代的大墓,就打起瞭楊傢這對新人墳墓的主意。按他自己的盤算,這楊傢一對人是新婚猝死,所以墓中的值錢陪葬品應該不在少數,再加上他的本事就是快。賊不走空,等到楊傢人知道瞭,他也早就逃得沒影兒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說幹就幹,孫大炮去楊傢的墳地悄悄轉瞭好幾次,回傢就估摸著炸藥的用量自己配制起來。當天晚上,月黑風高,孫大炮就上路瞭。他才不管什麼荒墳禁忌的,直接用鐵鍬在大墳包前挖瞭個兩尺來深的大坑,接著就把炸藥填瞭進去。拉好瞭引線,孫大炮點著瞭趴在一邊,隻覺得土地很大力地震動瞭一下,接著就傳來瞭一聲沉悶的爆炸聲。孫大炮趕忙爬起身來,不顧嗆人的黃塵跑瞭過去。www.5aigushi.com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糟糕!他娘的,炸藥還是放多瞭!孫大炮在心中暗罵瞭一下自己。幸好這藥量隻是多瞭一點,兩個顯露出來的棺材中,有一個棺材板已經被掀翻在地。孫大炮也心中暗自高興,這省得他動手瞭。被掀開的是新媳婦兒的棺材,隻見裡面的新媳婦兒還穿著大紅的衣裳,身上戴滿瞭金銀首飾。孫大炮大喜之餘直接上去將這些值錢的物件取瞭下來。可就在他揪下最後一對金耳環的時候,棺材裡卻傳來瞭夜貓子的嚎叫聲!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哪裡來的野貓?孫大炮皺著眉頭尋找著叫聲的來源。可他越聽越是心驚,這哪裡是夜貓子在叫啊,分明就是剛滿月嬰兒的哭聲!不好!孫大炮也算是閱歷豐富,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妙,趕忙就要抽回手來。哪知這時他感覺自己的胳膊像是被什麼野獸給咬住瞭,刺骨鉆心的疼。棺材黑暗的角落裡赫然閃亮瞭兩道綠幽幽的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