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1crx9'><strong id='1crx9'></strong></code>

<ins id='1crx9'></ins>

  • <i id='1crx9'></i>

  • <dl id='1crx9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1crx9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1crx9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1crx9'><div id='1crx9'><ins id='1crx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1crx9'><strong id='1crx9'></strong><small id='1crx9'></small><button id='1crx9'></button><li id='1crx9'><noscript id='1crx9'><big id='1crx9'></big><dt id='1crx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crx9'><table id='1crx9'><blockquote id='1crx9'><tbody id='1crx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crx9'></u><kbd id='1crx9'><kbd id='1crx9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1crx9'><em id='1crx9'></em><td id='1crx9'><div id='1crx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crx9'><big id='1crx9'><big id='1crx9'></big><legend id='1crx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懸疑故事之玫瑰之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暴风雨高清线视频_波多野结衣的av_波多野结衣高清av系列

              江蘿婷意外地得到一位叫楊國政的房地產商人留下的遺產。楊國政留下瞭一套位於海城市郊外的三層高級住宅,其中的二樓留給瞭江蘿婷。江蘿婷獲得這份遺產的理由有些牽強,僅僅是因為楊國政早年從鄉下來城裡混時得到過她父親的關照。江蘿婷的父親是一個窮畫傢,三年前因病已去世,她實在想象不出父親對楊國政會有知遇之恩,父親生前也從沒對傢人提起過楊國政。

              盡管疑雲重重,江蘿婷還是對楊國政先生充滿瞭感激,畢竟她不用再過寄宿生活瞭。

              三天後,江蘿婷在男友孫宇恒的陪同下來到那套住宅。江蘿婷住進二樓後,發現另外兩層另有歸屬,一樓的楊紅霞是楊國政的妹妹,三天前隨丈夫因個人事務去瞭外地。三樓的居住權屬於楊國政的侄子楊少聰,楊少聰是一個三流小說傢。三年前,一場大火燒傷瞭他的臉部,從此他變得深居簡出;他曾有一個美麗的妻子,兩年前卻跟一個外地商人私奔瞭。除此之外,這裡還雇傭瞭一個物業員。

              江蘿婷搬進新居的第三天早晨,當她醒來後,忽然發現枕邊放著一枝鮮艷的玫瑰花!她連忙起身,仔細地檢查瞭居室門窗,都鎖得好好的,沒有任何異狀!次日早晨,當她再次醒來時,玫瑰花竟又出現在她的胸前!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江蘿婷特地留瞭個心眼,沒有睡著。當午夜的鐘聲剛剛響過,她忽然看見墻壁上出現瞭一道長長的裂縫,裂縫越開越大,一個身披黑色長袍、戴著銀色面具的人在黑暗中浮現出來,緩緩地移向她的床邊。

              黑衣人立在床頭,註視瞭她一會兒,然後將一枝玫瑰放在她的胸前,然後轉過身,緩緩地向暗室走去,轉眼之間隱沒在黑暗裡,左右兩扇門又重新合攏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江蘿婷下半夜再也沒敢合眼,天亮後,她把男友孫宇恒叫瞭過來,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他。孫宇恒聽後,在墻佈後摸索瞭一會兒,發現一個按鈕,按動後,墻壁竟然慢慢打開瞭,露出一個三平米的密室。他安慰道:“親愛的,你一定是眼花瞭,這裡什麼也沒有。在外國,許多貴族都在住宅裡設有這樣的暗室,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孫宇恒走後,江蘿婷仍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,如果是幻覺的話,那玫瑰怎麼解釋?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江蘿婷打開密室,走瞭進去,她上下摸索著密室的墻壁,突然不知按動瞭什麼機關,暗室的門忽然合攏瞭!接著,她隱隱感覺整個密室在上升!她頓時恍然大悟,原來這是一部電梯!電梯隻向上運行瞭一小會兒,就戛然而止,江蘿婷隻好冒險按動墻壁,試圖觸到某個按鈕讓電梯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誰知,電梯沒有下降,電梯門卻開瞭。出現在江蘿婷眼前的是三樓楊少聰的居室。還好,臥室裡空無一人,江蘿婷稍稍松瞭口氣。她發現書桌上有一臺電腦和一部打印機,旁邊有一摞書稿。

              江蘿婷翻看書稿,發現那是一部小說,書名叫《玫瑰之吻》,小說中的女主人公與她前幾夜的經歷完全一致!故事的結尾,男主人公將背叛他的女主人公殺死,並將一枝滴血的紅玫瑰放在她的唇上,然後殉情自殺……

              讀到這裡,她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,她慌忙放下書稿,迅速躲進電梯。就在楊少聰走進房間的瞬間,電梯門終於合攏瞭。桌子上凌亂的書稿果然引起楊少聰的註意,他四下看瞭看,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一把刀,握在手中,一步步向電梯方向走來。江蘿婷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,緊張得透不過氣來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楊少聰準備按動開關的時候,忽然一陣涼風吹拂在他的後頸上,他扭頭一看,有一扇窗子沒關,原來是風刮的!他自言自語地嘟囔瞭一句,轉身離開。江蘿婷長長地出瞭口氣。不知過瞭多久,電梯居然不可思議地自動下降瞭,數秒鐘後,電梯停下來,並自動開啟瞭門,江蘿婷終於化險為夷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瞭,江蘿婷心有餘悸地回到自己的臥室,立即給孫宇恒打電話,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告訴給他。孫宇恒在電話中極力寬慰她,讓她不要慌亂,他會盡快趕到。

              大約11點鐘的時候,下起瞭暴雨,可能電路出瞭故障,房間裡一片漆黑。江蘿婷惴惴不安地來到窗前,焦急地等待著孫宇恒的出現,一陣雷聲過後,她忽然感到身後有喘息之聲,回頭一看,隻見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黑衣人陰森森地站在她的面前,手裡握著一枝紅色的玫瑰,她嚇得魂飛魄散,不由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……

              血案發生後6小時,公安局接到孫宇恒的報案,第一時間趕到案發現場。他們在江蘿婷的臥室裡看到兩具駭人的屍體:江蘿婷的屍體躺在床上,唇邊放著一朵滴血的玫瑰,她的胸口被人刺瞭一刀,神秘的黑衣人仰面倒在床下,他是割腕自殺的,鮮血流瞭一地,染紅瞭身下的地毯。辦案人員摘下他的面具,不出所料,此人正是楊少聰。

              據物業員回憶,夜裡11點20分左右,他聽到一聲女人的尖叫,這極可能就是江蘿婷的遇害時間。由於案發時門窗是緊閉的,楊少聰無疑是通過那部電梯進入房間的。辦案人員仔細檢查瞭電梯,發現地面上有一隻帶血的腳印,由於印記模糊,辯不清腳印的型號與大小。此外,辦案人員在桌子上發現瞭一本江蘿婷的日記,日記中詳細記錄瞭她這些天的可怕經歷。隨後辦案人員搜查瞭楊少聰的房間,書桌上那份命名《玫瑰之吻》書稿引起瞭他們的註意,故事的結局更與現實中的血案驚人地吻合。從表面看,這起血案是楊少聰一手釀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三天後,警方將案件的證人和受害人親屬召集到一起,還專門請來瞭精神分析學傢吳真博士。局長初步分析瞭案情,然後把發言權交給博士,吳真博士說:“我看過楊少聰的病歷,他是一個嚴重的夢遊癥患者,同時兼具明顯的幻想人格。他一直深愛著前妻思雨,同時又對她的背叛耿耿於懷,書稿正是他內心的寫照。江蘿婷的意外出現改變瞭他的生活,由於她和思雨在外貌上有幾分相像,於是他在潛意識裡把她看成瞭思雨,在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行為,卻在夢遊狀態時得到釋放。”

              局長接過話茬,說:“雖然楊少聰是一個潛在的殺人者,但是他並不是殺害江蘿婷的兇手,而且他也不是自殺,而是被同一個兇手殺害。”此言一出,舉座嘩然。

              局長說:“根據我們的推斷,江蘿婷的死亡時間是11點20分,江蘿婷遺留的手機記錄顯示,她在3分種前還在與孫宇恒先生通話,可以想象,江蘿婷當時正站在窗前等待她的男友。兇手出現時,她發出尖叫,隨後胸口便挨瞭致命的一刀。兇手將江蘿婷的屍體移至床上,然後藏身於暗處。沒過多久,楊少聰通過電梯進入江蘿婷的房間,兇手在背後用鈍器將他擊昏,拖到床前,殘忍地割斷瞭他手腕的動脈,偽造瞭他自殺的假象。

              案發後,經法醫鑒定證實楊少聰的後腦部曾被鈍器擊傷,從而進一步驗證瞭我的猜想。兇手作案後,沒有忘記擦洗掉殺害江蘿婷時淌在地毯上的血跡,然而他卻疏漏瞭一點,鮮血會透過毛質地毯滲透到背面。由此可見,這是一起有預謀,思維縝密的謀殺,絕不可能是一個夢遊患者所為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我在電梯裡發現瞭一個帶血的模糊腳印。事實表明,楊少聰根本就沒有返回的可能,也就是說,那個腳印是另一個人的,它會是誰的呢?”局長說著,把目光轉向孫宇恒,“孫宇恒先生,你顯然知道江蘿婷處在危險之中,為什麼沒有采取任何行動,這不是很奇怪嗎?從作案的時間與手法來看,兇手對江蘿婷的處境有相當的瞭解,具備這種條件的也隻有你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孫宇恒聳瞭聳肩膀,說:“江蘿婷被害與我們兩人的通話時間相隔隻有3分種,我就是插翅也難飛到。”局長咄咄逼人地說:“可是你根本就沒有離開海城市,那天晚上11點到凌晨1點左右下瞭一場暴雨,鄉間的路面變得十分泥濘,我們的警車輪胎都粘滿泥巴,我註意到你車子的輪胎,居然沒有粘上一點兒泥巴,這說明你整晚都隱匿在樓內沒有離開,確切地說,你就隱藏在一樓,楊紅霞夫婦的房間。江蘿婷總認為危險來自樓上,卻忽略瞭電梯一樣可以通到樓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孫宇恒說:“我為什麼要殺掉自己的女友,這不是很可笑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為瞭錢!”局長一針見血地指出,事實上你是楊紅霞夫婦雇傭的殺手。楊紅霞夫婦隱瞞瞭一個真相,江蘿婷其實是楊國政先生的私生女,他在遺囑中將遺產的三分之一留給瞭江蘿婷,楊紅霞夫婦隱藏瞭真正的遺囑,另外偽造瞭一份遺囑,將江蘿婷騙到這裡,由你負責將她除掉。你並不知道江蘿婷的真實身份,否則你就不會對江蘿婷下手,因為你會在她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。楊少聰的夢遊打亂瞭你的謀殺計劃,於是你將計就計,將殺人罪行嫁禍給楊少聰。前不久,楊國政傢族的一位成員狀告楊紅霞夫婦采取不法手段謀奪遺產,我們通過調查,並結合此案,發現楊紅霞夫婦存在許多疑點。現在我們已經凍結這對夫婦在銀行的全部資產,並準備對他們立案審查。

  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孫宇恒放棄瞭最後的抵抗,承認瞭殺人罪行。